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

父爱无边

2018/7/8 18:57:41      点击:

父亲是个自学成才的曼陀林琴手,他是我们镇最优秀的弦乐演奏者之一。他看不懂乐谱,但是如果听几次曲子,他就能演奏出来。当他年轻一点的时候,他是一个小乡村乐队的成员。他们在当地舞厅演奏,有几次还为当地广播电台演奏。他经常告诉我们,自己如何试演,如何在佩茜?克莱恩作为主唱的乐队里占一席之位。他告诉家人,一旦被聘用就永不回头。父亲是一个很严谨的人,他讲述了他试演的那天,很多人在喝酒,咒骂,他不想呆在那种环境里。

  有时候,父亲会拿出曼陀林,为家人弹奏。我们三个小孩:翠莎、蒙蒂和我,还有乔治通常会伴唱。唱的有:《田纳西华尔兹》和《海港之光》,到了圣诞节,就唱脍炙人口的《银铃》:"银铃,银铃,城里来了圣诞节。"歌声充满了整个房子。父亲最爱的其中一首赞歌是《古老的十字架》。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学会歌词了,而且在父亲弹唱的时候,我们也跟着唱。我们经常一起唱的另外一首歌来自沃特?迪斯尼的系列片:《戴维?克罗克特》。父亲只要听了两遍就弹起来了,"戴维,戴维?克罗克特,荒野边疆的国王。"那是我们家最喜欢的歌曲。他知道我们喜欢那首歌和那个节目,所以每次节目结束后,他就拿出曼陀林弹奏。我永远不能明白他如何能听完几遍后就能把一首曲子弹得那么好。我热爱唱歌,但我没有学会如何弹奏曼陀林,这是我遗憾至今的事情。

  父亲喜欢为家人弹奏曼陀林,他知道我们喜欢唱歌,喜欢听他弹奏。他就是那样,如果他能把快乐奉献给别人,他从不吝啬,尤其是对他的家人。他总是那样,牺牲自己的时间和精力让家人生活得满足。父亲的这种付出是只有当我长大成人,而且是有了自己的孩子后才能体会到的。

  我在1962年1月加入了美国空军基地。每当我休假回家,我都请求父亲弹奏曼陀林。没有人弹奏曼陀林能达到像我父亲那样的境界,他在那古老的曼陀林上抚出的旋律能够触及你的灵魂。他弹奏的时候,身上似乎能发出四射的光芒。你可以看出,父亲为能给家人弹奏出如此美妙的旋律,他是多么的自豪。

  父亲年轻的时候,曾在农场为爷爷工作。爷爷是农场使用者,要向农场所有人交纳谷物抵租。1950年,我们全家搬离农场,父亲在当地石灰石采石场谋得职位。采石场在1957年倒闭,他只好另觅工作。他曾在马里兰州登多克的欧文斯游艇公司上班,还在马里兰州的洛斯的托德钢铁公司上过班。在托德钢铁公司上班期间,他遇到了意外。他的工作是把有棱角的铁滚到搬运台上,这样焊接工才能作进一步加工来完成整个工序。在那个特殊的日子里,父亲的

  左手第三个手指被缠在两片钢铁中。医生对手指施手术,但未能保住那只手指,最后父亲只好让医生把那手指的指尖给切除了。那个手指并没有完全丧失拿东西的能力,但是却影响了他弹奏曼陀林的能力。

  事故后,父亲不太愿意弹奏曼陀林了,他觉得再也不能像以前弹得那么好了。我休假回家请求他弹奏曼陀林,他以种种借口解释不能弹奏的原因。最后,我们软硬兼施逼他就范,他终于说:"好吧,但是记住,我拨弦再也不能像过去一样了。"或者会说:"这个手指出意外后,我再也不能弹得像过去那样好了。"对于家人来说,父亲弹得好不好并没有分别,我们很高兴他终于弹奏了。当他弹起那把陈旧的曼陀林,就会把我们带回昔日那些无忧无虑的幸福时光。"戴维,戴维?克罗克特,荒野边疆的国王"就会再次响彻西弗吉尼亚州的贝克顿小镇。

  1993年8月,父亲诊断得了不宜动手术的肺癌。他不想接受化疗,因为他想体面地过完他生命最后的时光。大约在父亲去世的一周前,我们请求他能否为我们弹奏曼陀林,他说了很多借口,最后还是答应了。他知道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为我们弹奏了,他为老曼陀林调弦,弹了几个音。我环顾四周,家人个个都泪水满眶。我们看见在我们面前是一个安静的、谦虚的人,以生命最后的力量,用爱的力量支撑着。父亲再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弹奏,这使我们对那天的记忆更加强烈。父亲做着他一生都在做的事情:奉献。即使生命已走到了尽头,他却仍尽力为他人创造欢乐。没错,父亲一定还能弹奏曼陀林的。